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 第114章 彼之顽石,吾之明珠
    真正到了自己最期盼的时刻,江月白以为自己会很果决坚定,可她竟然迟疑了。

    温慈很有耐心,“天衍宗十二真君,拂衣习阵,光寒习剑,苍火丹器双绝,青囊子虽是挂靠但也收徒,习医道。陆应淮他们有六人皆是法修,侧重属性不同。观澜修水法也重武道,还有灵犀子这些年钻研曲画两道颇有所成,若你此时无法决断,也可考虑两日再说。”

    江月白深吸一口气,“不必了,我现在就能决定。”

    多虑自会多思,爷爷说过,凡事遵从己心便可。

    “我想拜入拂衣真君门下,习阵道。”

    温慈略微有些意外,以为她会选一位法修,转念一想又觉正常,人皆慕强,拂衣乃地灵界第一阵法师,换做其他人,一样会选她。

    温慈身后,温妙摇头叹气。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拂衣真君身上,她脸色冰冷,看不出任何心绪波动。

    见此,所有人心中都涌起不祥的预感。

    “拂衣?你的意思呢?”温慈问道。

    拂衣真君目光从江月白身上扫过,对温慈拱手道:“禀宗主,我小比之前已经收下何忘尘,并非针对她,而是精力有限,要为何忘尘负责,所以不想再收徒。”

    众人哗然,小比第一,其他真君一向都会抢着要,拂衣真君居然当众拒绝了。

    谢景山气不过往前,被陆南枝一把拦住,云裳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拂衣真君,眼底有几分怒色,其他大部分人面露不解。

    “赵拂衣,你是故意在这里‘标新立异’吗?”温妙冷声问道。

    陆应淮理了理衣袖,道:“若是拂衣真君不肯收,在下可以……”

    “你退开!”温妙冷喝,陆应淮沉脸后退。

    赵拂衣面色如常,正视温妙双眼道:“并无,只是实话实说。”

    “实话?你嘴里从无一句实话!我告诉你什么是实话,实话是何忘尘败给这丫头你气不过,实话是这丫头跟黎九川渊源颇深你没脸收!”

    赵拂衣暗自握拳,“我先前已跟太上长老您说过,她在阵道方面的天赋不如何忘尘,但她在其他方面天赋不差,我何必耽搁她?更何况她与我心性不合,并无师父缘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心性不合?来来来,你跟我好好说道说道,什么叫心性不合?”

    赵拂衣直言道:“阵道贵在稳,需得步步为营,运筹帷幄,切忌贪功冒进,她……好胜心太强,不够沉稳。”

    温妙嗤笑一声,“赵拂衣我没听错吧,你还有脸说别人好胜心强?当年冥海鬼潮,要不是你不听号令非要留下强撑,黎九川他何至于本命法宝碎裂差点死了?”

    赵拂衣沉静眼眸泛起波澜,声调骤急,“我是为了身后那些无路可退的凡人!”

    “你为个屁!你再敢跟我说一次试试!”

    “够了!

    ”

    眼看温妙气息激荡,怒发冲冠,温慈拐杖砸地,一道清光扫过两人。

    赵拂衣后退一步,温妙压下怒火,只是气氛依旧剑拔弩张。

    诸位真君皆不敢言,在场弟子无不惶恐。

    也是此时,众人才想起江月白还在那里。

    众人纷纷转头,去看江月白的反应。

    陆南枝从队列中走出,站在江月白身侧,揽住她肩。

    云裳,谢景山也走上来陪伴左右,就连卓青锋和葛玉婵都上前半步。

    江月白鼻头一酸,回望众人,本来没觉得什么,因为大家无声的支持,眼泪就不争气的涌上来。

    温慈压住赵拂衣和温妙,这才问江月白,“好孩子,拂衣不肯收你是她没有福气,你可以另选一位师父?”

    江月白吸了吸鼻涕,“宗主,我能不能跟拂衣真君说两句话?”

    温慈点头,让开半步。

    陆南枝捏了捏她肩膀,在她耳畔轻声道:“别怕,大胆说。”

    云裳点头,谢景山也道,“对,有什么说什么,你又没做错。”

    江月白提口气,毫不畏惧的看向赵拂衣。

    “拂衣真君,六岁那年冬天,天衍宗雪灾,我在花溪谷有幸目睹您挥手撼天,逆转乾坤,便是那一刻,您让我见识到什么是真正逆天的大神通,也让我第一次有了目标和想要追逐的方向。”

    “所以即便阵道很难,即便我天赋不佳,我也在努力的学,努力的向您靠近,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像您一样真正厉害的修士。或许,就是因为初见太过震撼,所以我一直放不下,成了执念。”

    “您没有说错,阵道上我不如何忘尘,您今日的拒绝让我及时清醒,不会一错再错,因执念走上歧路。而且被您拒绝,我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失望太伤心,只是因为众目睽睽,有一些难堪罢了。”

    温妙赞赏点头,同时扭头四顾,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江月白抹掉眼泪,拱手拜礼。

    “月白谢拂衣真君今日不收之恩。”

    起身,江月白绽放一抹笑容,如春风始来,冬寒消散。

    头顶明心簪上清气扫平心头阴霾,明心见己。

    “我知道我真正想拜的师父是谁了。”

    就在此时,温妙看向东方,朗声喝道:“你再不现身,心心念念的徒弟就没了啊!”

    闻声,所有人都朝东方望去,有匪君子,若高山流水,踏空而来,俊逸无双。

    “黎九川?他元婴期啦!”陆应淮等人看清来人,大吃一惊。

    赵拂衣童仁骤缩,像被耀耀光华刺痛双目,高傲如她,面对温妙也从不低头,此刻竟退了半步避开目光。

    江月白的目光也落在黎九川身上,一颗心勐的跳动。

    黎九川落地,对温妙温慈等人拱手拜礼。

    “九川结婴归来,拜见宗主,太上长老,钟山真君及各位……师兄师姐。”

    此时此刻,所有人才恍然记起,天衍宗当年举世无双的九川真人,他历经劫难,结婴归来,成了九川真君。

    这是天衍宗自祖师陆行云之后,第二个五灵根的元婴真君。

    他将注定继承陆行云的衣钵,未来极有可能同陆行云一样,走到大道之巅。

    温慈兴奋的打量黎九川,“好好好,结婴便好,天佑我宗,大善!”

    黎九川长身玉立,澹澹扫了赵拂衣一眼,她暗暗握拳,未敢抬眸。

    “彼之顽石,吾之明珠,原本不想干预她自己的选择,而今明珠竟不为人所识,九川,愿求江月白为徒!”

    清朗之音,掷地有声,声声回荡,震动心魄。

    一个‘求’字,让所有人内心震动。

    黎九川转身,目光郑重的落在江月白身上,言之切切。

    “江月白,我虽非这天下最好的引路人,但我会努力成为配得上你的师父,会竭尽全力为你遮风挡雨,解你疑惑,护你道途。”

    “你我相处,亦师亦友,我并非心胸狭隘之人,若有我教不了你的,你可以去拜别的师父。”

    “只要你想学,我便竭尽所能助你,如此,道友可愿入我门下?今时我指点你,来日,相携求道!”(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