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的魔兽不对劲 > 第386章 坚韧的作者菌终于又更新啦
    莫成君是理工男,也是科研大老,但要说他不懂人情世故,那可就错了!

    能够主持一个大型科研实验室的人,就不可能是纯粹的学者。

    他,只是不喜欢无意义的社交而已。

    其实,他有很敏锐的洞察力,尤其是来到这个世界,神魂念力越发强大后,世界在他眼中就越发清晰了。

    无论是百户钱有利,还是小旗官周添,当他去仔细观察他们时,那些心理上和身体上无意识露出的反常和破绽,就根本逃不出他的目光。

    事实上,在接触那孙主簿时,他的戒心就提了上来。

    后面见到了这两人后,更是已经不再相信他们说的任何一句话。

    他的质疑精神可不仅仅只是在科研上,更在人心上。

    可以说,像他这种人很难交到好友,但真正让他认可的好友,又足以让他真心对待。

    就比如说巴陵儿!

    当然,他之所以愿意来到这里,之所以愿意带着周添而来,也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很想知道,这群人到底想干些什么?

    但是,他可没有直接踏入对方圈套的想法。

    所以,在这里,他停了脚步,也揭穿了周添。

    迎着莫成君那好似胜券在握的目光,周添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他的手搭上了腰间的刀柄,握的很紧。

    他的真元也在体内快速运转,带起了他的衣角,在风中烈烈。

    充盈的力量终于让他心安稳了不少,他直视莫成君的目光,道:“似乎,是我们小看你了。但你想从我的口中打听到消息,是不是也太小看我了?”

    莫成君笑了:“可我觉得,只要是抓住了你,你还是会说的。”

    周添突然也笑了:“这个且放下,那么,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觉得我设下的陷阱,会在前方,而不是这里呢?”

    “这里?”

    莫成君似乎有所察觉,向左右看去,仿佛想看到什么。

    然后,他就听到了周添的爆喝。

    “动手!”

    话音未落,周添已然纵跃而起。

    他坐下了的烈马嘶鸣,向后退去,而他却如同离弦的剑,刺向了莫成君。

    人在半空,他的刀已然出窍,在清脆的裂帛声中,有崭然冷光划破了空气。

    更惊人的是刀锋所过,有暗红色的刀芒裂空,放大出一道数米长的虚影,好似能斩裂一切。

    这还只是周添,不知从何时起,一枚箭失自周添身后,后发先至。

    箭失破空,声还未至,有的就只是裂开的空气波纹,一层层荡漾而来,这威力,似乎比那柄蕴含刀芒的长刀还要惊人。

    而在莫成君的身侧,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影,身形如虚幻,剑法更虚幻,只是一抖就有无穷剑影闪烁,刺破空气,却无声无息。

    这些剑影都是奔着莫成君的各大要害而去,剑未至,森森寒意就笼罩了全身。

    先天,而且是三位先天五品以上的强者,且精通刺杀,更配合默契。

    他们给莫成君设下的局,就是要一击必杀。

    哪怕莫成君有所准备,这一刻,也为这群刺客的技艺惊叹了一下。

    若他只是普通的武夫或者剑修,真就可能是双拳难敌四手了。

    可惊叹归惊叹,该下手的时候一定不能手软。

    莫成君依旧坐立不动,但手中掐诀,早已经预备好的术法骤然形成。

    只见平地升起了一道剧烈旋转的飓风,直接将莫成君笼罩,然后就是呜咽的风不断的扩大,扩张,向外,又向高处,越来越勐,又越来越是剧烈。

    只是呼吸间,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已然形成。

    但这还没完,在龙卷最是激烈的时刻,它骤然崩解,化为无数道肉眼可见的青白色风刀,向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风云雷法,风法,风刀龙卷。

    所谓的刺客,这时候能做的就只有不断的挥舞着武器,挥舞,再挥舞,用最快的速度格挡着好似无穷尽的风刀。

    可即使如此,他们也就只能后退,不断的后退。

    直到千步开外,风刀的威能散尽时,他们才有片刻的喘息。

    此时,他们三人已经聚在了一起,除了周添外,其他两人尽穿黑衣,以黑布遮面,能看到的就是一人用剑,一人用弓。

    值得一提的是,那弓极其夸张,足有半人高,且长弓两端各安了一柄刀刃,可探出做近战武器。

    刚刚,这人就是用弓刃打散了不少风刀,算是独特。

    不过,三人虽还有一战之力,但尽皆负伤在身,每个人身上少说也有七八道口子,鲜血淋漓,看着极为凄惨。

    三人呈品字形站立,看向莫成君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恐。

    他们不是没见过风法,事实上,钱有利就出自扶风宗,擅长的就是风法。

    可他们从没见过这么快,这么勐,这么霸道不给活路的风法。

    简直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可这才是刚刚开始,就在三人还准备拼死一战时,莫成君再次掐诀,挥手,就见半空中有七八个雷球陡然出现,居然就那么滚动着落在了三人四周。

    雷球颜色不一,但释放的闪电极为惊人,围绕着三人也不是停止不动,而是好似活物般四处游走,不断的变换位置。

    哪怕没有攻击,可已经有丝丝闪电释放,它们沿着长刀,宝剑等铁制器具,蔓延到三人的体内。

    丝丝麻痹已然浮上心头,他们都感受到了身体的不受控制。

    好吧,这下,三人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连逃都没可能逃了!

    周添的脸色最是难看,他看着莫成君,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你根本就不是星河剑宗的。

    你,到底是谁?”

    莫成君有些古怪:“我为什么不可能是星河剑宗的?”

    “废话,你要是星河剑宗的,为什么不使飞剑,而是术法?”

    莫成君老脸一黑,这特么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我要是剑法够用,早就口吐剑丸,把你们都制服了,还在这逼逼的啊,真是的!

    不过,嘴上可不能露怯,莫成君依旧冷笑:“剑法,我会,但你们有资格见吗?”

    这话说的真有道理!

    连随手的术法都扛不住,又何谈压箱底的剑诀?

    周添低吼:“那你真的是星河剑宗的内门弟子?”

    “不!”

    莫成君摇头,呵呵一笑:“我是真传!”

    “真传?”周添愣住了:“可你拿出来的是内门弟子的身份令牌?”

    “是啊,那也是我的,是我成为真传之前的身份令牌,怎么,不行吗?

    你们都在和我撒谎,我就不能留一手?”

    莫成君说的似乎很随意,手里一翻,就拿出了自己的真传令牌,上下抛了抛。

    周添却是彻底绝望了,就内门与外门的差距一样,内门和真传也不是一个级别的。

    如果知道对方是真传,那他绝不会就来三个人。

    不,应该是就不会有这一场斗战!

    只是,一切都没法后悔了。

    莫成君骑着小毛驴向前走了走,靠近了些,道:“好了,说了这么多,也是该招了吧?

    我其实不关心你们在干什么?

    我也无所谓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

    我来,只是要找回我的兄弟,找到他,我就会离开,坦白从宽,我会给你们生的机会。”

    “生的机会?”周添惨笑:“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什么意思?”

    话音未落,那两个蒙面人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

    他们的嘴角溢出了黑色的血液,整个人也在疯狂的抽搐。

    周添不比他们好到哪里去,只是还用刀支撑着身体,表情惨然。

    “我艹,我艹,你们这是自杀了啊?不是,你们怎么就自杀了?”

    莫成君也是惊了,好家伙,对别人狠也就算了,对自己也这么狠?

    这说自杀就自杀了,犯得着吗?

    我不是说给你们生的机会了?

    你们怎么就这么想不开?

    好吧,这一时刻,莫成君算是明白了。

    自己这是玩脱了,说了这么久,他就是想给这些人心里加码,让他们绝望后,再将自己知道的都吐露出来。

    他是真没想到,居然玩过了,绝望后,他们竟然直接选择了死亡,真是……太突然了!

    看到莫成君脸上的震惊与难看,死到临头的周添居然觉得好受了些,似乎自己死的也不再那么没价值了。

    不过,在最后,他依旧用尽了语气,指着前方,道:“你是来找巴陵儿的,那就去那里吧。

    他们都在那里,只希望,你能走的出来?”

    语毕,他再也支撑不住,倒地而亡!

    莫成君有些无语了,但还是放出了雷球,控制着力度,给他们来了一个全身按摩,

    噼里啪啦的电击中,他们没有任何动静,显然是死透了。

    这时,莫成君才上前,来来回回的搜了好几遍,想发现些什么。

    而他还真就有所发现,首先,周添的脸上有一层焦黑的皮肤,抹去后,居然又露出了一张陌生的脸。

    换句话说,这一位根本不是周添,而是李代桃僵的主。

    其次,三人都有同样的纹身,在右手臂膀内侧,不注意还发现不了,但细看,却是一模一样的,类似一朵莲花般的印记。

    那感觉,好似就是某个教派的烙印。

    除此之外,莫成君就没什么发现了,他想了想,骑着四耳驴妖腾跃而起,在极高处,拿着单筒望眼镜,向周添所指的方向看去。

    视野里,他是看到了一座废弃的村庄,有残垣断壁,有荒草丛生,还有某种巨大的妖怪破坏的痕迹,像极了利爪,也有暗红色的血渍分布。

    除此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没有尸骸,没有虫豸,更没有野兽。

    这里表面上看一切都很正常,但似乎又处处透着古怪。

    也就在莫成君犹豫要不要上前看看时,四耳却开口了:“我似乎听到了些不一样的声音!”

    莫成君问:“什么?”

    四耳微微晃着脑袋,有些不确定,迟疑着开口:“像是鬼泣?”(记住本站网址:www.kbw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