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缘 > 女配爱平淡[综] > 韩剧女配 1-21
    因拍摄的地点在校园内, 剧组也没有特地去借教室隔出化妆间。如今的天气春光正浓,室外温度也很宜人,给演员化妆的地方就在一处安静的树林外。

    uhey面前的桌子前摆的满满的, 摊开了很多化妆品和各种造型装饰用的首饰,一眼望去蔚为壮观。这些都是公司的化妆师和助理带来供挑选的,每次给uhey化妆他们都会准备一个大箱子, 都是她专用的东西。

    高美男就在她隔壁化妆,a.n.jell公司王助理兼职做化妆师,因来的是两个男生, 用到的东西就简单得多了。王助理只是随身携带了一个很小的包,给高美男涂了一下粉底之后, 发现颜色不太好, 又回车里去取另外的东西,所以高美男面前的桌上只有一箱箱的矿泉水。

    黄泰京好不容易遮住黑眼圈之后,逃也似的离开找导演聊天去了,一般的男生都不喜欢往自己脸上涂东西, 黄泰京刚好是比一般男生更要排斥的那一类。

    高美男羡慕的看着化妆师们把uhey打扮的漂漂亮亮, 光彩照人。

    化妆师摸着uhey的脸蛋, 不无羡慕地说:“这皮肤水嫩得就好像是做了一夜的深层补水一样, 真的吹弹可破,嫩得要滴出水来,我帮你简单扑点粉就好,画多了反倒会画蛇添足。”而且现在又不是要求妆容浓重的舞台妆,而是校园风,其实uhey完全可以素颜上镜。化妆师早就知道uhey长相精致, 可是最近uhey的皮肤白皙水润更是上了一个新台阶。

    化妆师挣扎了一下, 还是终于忍不住问:“uhey, 你到底是怎么保养的?”

    uhey想:内功的事情当然不能说出去,至于其他的保养方法嘛,那她往脸上涂了水和乳液算不算?uhey还是觉得对着动辄就会在她脸上涂很多层护肤品的化妆师,她这么说等同废话,于是犹豫了一下:“呃……多喝点水。”

    化妆师:“……”还不如说是涂了很多水乳的功劳。

    化妆师不得不感叹,有人天生丽质,有些人真的是老天赏饭吃。

    在uhey起身和化妆师找整面镜子看造型效果的时候,只剩一个人的高美男站起来,到了uhey的这张桌子边,她觉得眼睛都不够看了!

    高美男惊叹:“都好好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女孩子的装饰品!”

    刚刚uhey的化妆师在给她化妆的时候,高美男就偷看了好几眼,越看uhey越觉得漂亮,就算是同样作为女人的高美男眼中,uhey都是精致漂亮的,更何况是在男人眼中呢,恐怕只会更惊艳吧,怪不得黄泰京会喜欢她,高美男心中又酸酸地冒起了泡泡。

    “啊,对了,我也有发卡。”

    高美男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模样十分普通的发卡,高兴地说:“大哥送的这个发卡也很好看!我有这个就可以了!”

    这时候uhey已经和化妆师走了回来,身边还有助理。

    助理见到高美男在他们那张桌子边上徘徊,手中还拿着个发卡露出美滋滋又傻乎乎的表情,看起来好像十分喜欢,助理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高美男先生,有事吗?”她这是把高美男当成暗恋uhey还偷拿uhey东西的变态了。

    这也不怪助理多心,实在是高美男表现得太过明显,之前就一直在偷偷瞄着uhey,还以为别人都没看见。因大家还要一起拍摄,抬头不见低头见,助理之前只当没看见,可是他也不能变本加厉呀。

    高美男好像这才注意到有人走过来似的,实则化妆师这一路上都在询问uhey是否满意,哪里还需要修一修,三人过来的时候是边走边时不时在说话,高美男应该早就知道有人过来了才对,高美男摆摆手:“噢,没有。”

    助理看到高美男手中拿着一个发卡,说:“你怎么随便碰别人的东西,这是uhey的吧?”

    高美男立刻把手背在后面说:“不是的,这是我的。”动作就像是怕有人要抢他的宝贝一样。

    这样的动作,助理还以为高美男是真的拿了uhey的东西却不承认,又藏起来放在后面,助理明显不相信地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女人用的发卡?不是我们的,还能是谁的?”

    高美男有些慌张地说:“这是我妹妹的。”

    助理简直要被高美男这痴汉气笑了,刚要讨一个说法。

    uhey随便扫了一眼,说:“艾丽你看清楚,那不是我的东西。”

    助理又仔细看了看那个发卡,果然是个十分普通的货色,还真不是uhey存货的那些华丽风格。对方毕竟是艺人,助理不想给自家uhey惹任何麻烦,立刻说:“抱歉,高美男先生,看来是我误会了。您请见谅,千万别放在心上,你知道我们uhey有多漂亮,狂风乱蝶总是前赴后继,很让人头疼,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太好了。”

    也不怪她大惊小怪,身为助理,她本来就要负责帮uhey挡住麻烦,而且桌上虽然是一些饰品并非真正的珠宝,却也都是大牌,对工薪阶层的助理来讲也很名贵,她有看护的职责,若真弄丢了哪一件,就算uhey不介意,职责之内,她也不好意思不理陪,一件至少顶得上她一个月工资,会肉疼很久。

    高美男又看着uhey说:“uhey小姐,这个真的不是你的。”

    uhey说:“我知道,是你妹妹的嘛,你说过了。你放心,根本不会弄混的,因为我和你妹妹两人喜欢的风格完全不一样,一眼就看得出来。”她还特地在‘你妹妹’的字眼上加重了说,不知道高美男发现没。

    女孩子都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就算是一些普通的小饰品都想要与众不同,uhey审美很挑剔,普通的样式自然是难以入眼。

    高美男拿起手中的发卡与桌子上的对比了一下,的确很不一样。她这个发卡刚开始看还很闪亮,可是那只是单独看的情况下,与uhey的那些造型精致,做工精美而且材质看不出是真还是假宝石的那些饰品相比,其实她的这个发卡已经完全的暗淡无光,优劣对比明显。

    这样的认知让高美男脸上发热,说道:“我这个不一样,我要这个就够了。”

    uhey勾了勾唇,没再理她,向拍摄场地走去。

    高美男本来还想着要怎么应对uhey接下来的对话,没想到uhey根本没有问她的发卡到底哪里不一样,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uhey走过去,导演招招手把她叫过去:“uhey来的正好,我给你讲一讲,今天是男女主悲伤的盟誓……也是mv最后的场景,你们两个好好演吧。”

    uhey说:“好的,我明白,谢谢导演。”

    黄泰京明显已经被导演抓住说了半天了,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他一如往常地提不同意见说:“分手就干净利落的分开,为什么最后还要加上这样的情节?”在他来看简直是莫名其妙。

    导演说:“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就是要配上这样的情节,才会显得更加悲伤。好了,都准备好了吧?”

    得知他们已经准备就绪,导演退开把位置让出给黄泰京和uhey。

    两人面对面站在校园中一处僻静的小路尽头,背景是一座白色小竹楼,高美男站在小路上离他们的不远处。

    这次黄泰京和uhey两个人倒是没有再穿校服,明显导演想拍出时间流逝的感觉,只是时间流逝之后,仍然没能走到一起。两人气氛沉默,悲伤地望着彼此。

    导演在场外指挥:“好,互相悲伤地给对方戴上戒指。”

    uhey带着白手套,黄泰京缓缓地执起她的手,将戒指缓缓的套了进去。

    uhey心中并未泛起丝毫涟漪,只因为这见鬼剧情不知道是谁写的,分手的时候竟然还互相戴戒指!黄泰京刚刚说的没有错呀,分开干嘛还要多此一举,简直不合常理!

    只不过她也知道,既然是在mv中,就要想办法把所有步骤呈现出来,包括分手。自然不能演他们两个大吵大闹了或是大打出手,只有这种画面才迎合这样悲伤的歌曲。

    导演大声指导道:“好,互相静静的对视,黄泰京慢慢靠近。”

    黄泰京将头慢慢靠近uhey,两人做出要亲吻的姿势。

    导演说:“美男的表情很好。”

    黄泰京和uhey离得很近,脑袋交错着呢,而且从镜头那面看,两个人甚至已经挨上了。实则只不过是借位,中间还隔着有一两寸的距离呢。

    他小声说:“你也觉得分手的时候要交换戒指很荒唐吧。”

    uhey有些意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黄泰京竟然能看清她掩藏在表面之下真实的情绪了,明明连在镜头后面时刻观察的导演都没有发现。黄泰京却已经看出了她的不以为然。

    黄泰京又说:“没关系,下次我们戴戒指的时候自然有更好的理由,不会这么荒谬。”

    uhey的神经被拨动了,戴戒指?男女只有山盟海誓的时候才会那么做吧?黄泰京为什么这么说?uhey俏脸泛上一朵红晕,却努力镇定地说:“谁说我们要戴戒指?”

    黄泰京明显的一愣,似乎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

    uhey盯着他说:“你是不是想追我,我答应了吗?”

    黄泰京勾唇一笑说:“我答应了。”

    uhey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黄泰京说:“妖精,你不是已经在公司向我告白了吗?我答应了。”

    uhey:“你……”

    “嘘……”黄泰京靠得更近了,甚至只要一动,就能碰到她,说:“这么久也不喊卡,是不是看出我们表现得不卖力?”

    黄泰京突然向前贴了过来,uhey只觉得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脑子里传来嗡的一声。黄泰京平时看起来那么倔强霸道的一个人,嘴唇竟然柔软的不可思议!

    几秒钟之后,导演终于喊了:“cut!”

    两人随着导演这一声叫停,骤然分开。

    导演这次的喊停可以说是气急败坏的,他不满意地说道:“高美男!高美男的表情不对!我是叫你保持之前的那种悲伤,不是要你恨不得上前去分开他们两个!这么悲伤的情歌,你怎么能表现出气愤不满呢?”

    在高美男一叠声的道歉之后,导演让人调整了一下设备后重新拍摄。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看导演纠正高美男,没有人注意到黄泰京和uhey两个,他二人站着仅隔了一个人的距离,不远离又互相不说话,都是故作镇定的样子。

    要是有人注意到他们这样的情况,恐怕也不会猜到这仅仅是因为一个吻导致的手足无措。明明早就宣布恋情,谁都想不到他们会这么纯情。

    再次开拍之后,刚刚尝了一点甜头的黄泰京,自然不打算浪费这么好的时机,再次直接吻了过去,刚刚只是试探uhey的反应,浅尝辄止,这次他如果还像刚刚那么保守的话,那他就太对不起导演给的这次机会了!

    uhey再次被猝不及防吻住之后,除了懊恼更多的是放弃挣扎,因为她发现她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他,早就迷失在他的气息当中了。

    甚至等导演这次十分满意地喊卡之后,黄泰京仍然没有放开她,两个人都是初次深吻对方,还十分着迷,自然是难舍难分。

    uhey早就晕乎乎的了,根本没注意到周遭的环境,直到她忘记呼吸,在口哨声和起哄当中清醒过来,才匆匆推开意犹未尽的黄泰京,意识到刚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所有人看到热闹。uhey顿时有些羞恼,狠狠地瞪了黄泰京一眼!

    黄泰京含笑望过来,如果忽略她眼尾的红晕,或许会更有震慑力。

    因为身边一直都有人不能够畅所欲言,uhey谴责的眼神很明显:混账!不是说你是洁癖吗?!哪个洁癖会亲得人喘不过气来?

    黄泰京则有些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觉得自己的uhey真是十分可爱,他心情很好的接受众人的打趣,拉着uhey的手一直也没有放开。

    一个很有特色的男人声响起:“uhey,黄泰京,拍摄得很顺利呀。”

    听到这个声音,知道情况的艺人能都不会太高兴,大多数人的反应是下意识的竖起防范。金记者很有名,不过他最擅长的是挖人隐私,会曝光别人努力想隐藏的不为人知的部分。谁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有不愿意曝光在公众面前的部分。所以在艺人当中,金记者可以算得上是声名狼藉,谁都不希望被他盯上,就像是兔子被蛇盯上的感觉一样。

    黄泰京不耐烦应付他,脸色当下就有些变了。uhey悄悄地捏了捏黄泰京的手臂,让他的嫌弃不要表现得太明显,应付道:“是呀,都是大家的功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收工了。金记者来这是找人的吗?”

    金记者说:“噢,我去采访一位歌手,刚好顺路看到这边有拍摄就过来看看。”刚刚他去采访了和几人一起拍摄的那些学生,包括东俊,高美男以前的好朋友。以为能挖出什么,但是那小子对他似乎十分警惕,话少得很。他挖内幕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受采访的人提高警惕了,因为人只有在不堤防的时候才会泄露很多信息。他哪里知道东俊之所以打起精神,那是怕泄露了高美男的秘密,所以对金记者像防贼一样,一问三不知。

    金记者转了一圈一无所获后,又撞到导演拍刚刚的那一幕。黄泰京和uhey甜蜜的亲吻,甚至笑着接受众人的打趣和祝福,这是十分标准的情侣的表现。看到这一幕,谁还能质疑他们俩人的关系是假的?

    金记者心中老大不痛快,知道他一直在挖掘的那个新闻算是没有意义了。就算被挖出他们之前是假情侣又怎么样?现在这两人的气氛可不是别人能插得进去的,明显已经真的在一起。

    金记者还怀疑地看了会儿高美男,心想不会是这小子告的密吧,uhey和黄泰京就干脆决定假戏真做。既然抓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金记者自然不会说是专门为他们来的。

    uhey又应付了金记者几句之后,和黄泰京去补拍其他镜头。金记者见无缝可翘,终于离开了。

    ※※※※※※※※※※※※※※※※※※※※

    本来以为今天能二更的,没想到一更都拖到这么晚,那再更只能明天了,泪~~~

    我本来下一个故事想写美人心计的薄太后哒,可是编辑大人说这个也是跟内陆相关的不可以写,所以还在愁下一个故事写谁,你们也应该看出来了!我没有存稿了,只能祼更了!我再去找故事准备大纲时可能还会有断更的时候,一定要等我哦!不离不弃哦!感谢在2020-06-29 21:30:37~2020-06-30 22:01: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哒哒哒哒 20瓶;是你的鹿儿啊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女配爱平淡[综]请大家收藏:()女配爱平淡[综]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