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缘 > 女配爱平淡[综] > 韩剧女配 1-6
    他当着大家的面打开盒子, 烘烤过的咖啡香气扑鼻而来,圆圆的小饼干被做成笑脸的形状,均匀的黄橙色每一个都笑的很灿烂。这是特地为他准备的用咖啡粉烘培而成的咖啡饼干, uhey事前一定调查过他的口味儿, 知道他喜欢咖啡。

    吉米咽了咽口水说:“哇,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泰京哥, 让我尝一个吧。”他眨着星星眼,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黄泰京挑了挑眉毛说:“你们不是在那用过下午茶了?怎么会没尝过?”

    姜新禹说:“uhey给我们准备的是苹果派和曲奇, 你这一份应该是她的地单独制作的。”明显是怕混入使他过敏的东西,“我们出门的时候这一炉点心才刚刚出炉。”

    黄泰京一向又不抠门, 于是大方地请大家尝一尝,他自己也拿起一个试了试口感,入口咖啡香浓郁, 口味甘醇,而且还不太甜,即便是他这个不爱吃甜点的人也很快被这道点心征服了,点心本来也没有很多, 只够一个人的量,眼见大家的手要再伸过来, 黄泰京利落的扣上盒子, 站起身说道:“我回房间去了。”

    吉米小声的抱怨到:“真小气,不过真的好好吃!看来uhey不只会做派和曲奇, 还会烤小饼干, 下次去做客时, 我也要uhey给我做咖啡饼干吃!”

    黄泰京毫不留情地把觊觎他食物的人关在门外。

    uhey的确是在粉丝会那边看过黄泰京的资料, 知道他什么过敏, 什么东西会比较喜欢,上面有写他喜欢喝咖啡,于是在准备点心的时候就借鉴了其中的禁忌与喜好。

    若是用香香的咖啡粉做成各种点心,会让点心的味道香气更迷人,吃了就停不住口。黄泰京回了房,看着这些圆头圆脑的笑脸小饼干,对妖精的审美嫌弃了一下,不过多看一会儿,这一个个圆咚咚憨头憨脑的形象还觉得挺可爱的,他嘴上还是抱怨道:“送礼物怎么不亲自送过来,一点诚意都没有。”

    这时的黄泰京还不知道要为口是心非毛病付出代价,“亲手做的吗?暂且原谅你吧。”

    这边虽然清静,也是高档的别墅社区,治安很不错,而且配备了足够多的保安定时巡逻,所以uhey即使一个人住,也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姜新禹和吉米走后,只剩下一点点收尾的工作,累了一天了,她很快就进入甜蜜的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在鸟语花香的包围中醒来,心情大好。为自己做了简单的早餐,又看了会儿近期安排和计划,之后就出门运动了。她上次在乡下爬一个矮山而已,都觉得喘的不行,自然要好好加强运动。而且身体机能活动开之后,她再练习内功也能事半功倍,她没想着在现代社会做什么绝世高手,但是万一遇到危险也一定要能有自保的能力。

    这附近有个半山公园,跑步的人可以沿着公园外圈步行圈去跑,居民老年人居多,没什么人真的跑步,多是在晚饭后来散步,早上会十分清静,几乎无人打扰。

    跑道每一圈是三公里,uhey打算前三天只跑两圈,之后再慢慢往上叠加。她做完热身,跑出不远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黄泰京。

    黄泰京停下来,“你来运动?”

    他的目光不经意的打量她的细胳膊,还有笔直的长腿,似乎并不怎么看好她。

    uhey在心中放了个白眼,心想自己运动是为了自己,又不是为了被他看好,“嗯,那么我要开始了。”她并没有去特地解释,自己并非故意住在这附近,也并非是为了跟他偶遇才来这里跑步,那样说的话就太过欲盖弥彰了,干脆什么都不说,黄泰京就算是要多想也不会真的当面问她,他就是一个什么都爱憋在心里琢磨的人,当然,怼她的时候除外。

    她还不知道昨天姜新禹和吉米已经帮她澄清过了。

    uhey按照原来的方向继续跑,却发现黄泰京直接掉头跟过来,在她身边一起慢慢跑了起来。她现在体力不济,如果边跑步边说话的话肯定会岔气儿,所以干脆闭嘴,任由他跟着好了,又不会怎么样。

    黄泰京明显也没有攀谈的打算,他就是想看看她这种养尊处优的小体格究竟能坚持跑多久。是不是一会儿就该放弃了,那时候他自然会无情地嘲笑她一番。

    而事实,真的让他惊讶了。她在小半圈儿的时候就乱了呼吸,又过了一会儿之后脸红气喘严重。黄泰京很清楚,这是已经到了她的体力上限了,果然,她开始慢下来,不过没有停,由慢跑改成快步走。

    黄泰京仍然不紧不慢地跟着,一直在她一旁没离开。见她如此调整了两分钟之后,又开始跑了起来,这一次,她跑完了剩下的大半圈。她脸上的潮红比上一次更为严重,喘得也更加厉害。黄泰京想着这一下她应该停下来休息了吧,谁知道她如法炮制,继续用快走的方式休息了一小会儿之后,就又跑了起来,一次一次突破自己的上限。

    黄泰京明显能感觉到她很痛苦,跑得很费劲儿,忍不住说:“休息会儿吧,你不常运动,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uhey看着他摇了摇头,她现在肺部的每一丝空气都要用到刀刃上。

    接下来,黄泰京就看到她用她随时可能断气儿的体力坚持了一共两圈半,然后又走了半圈回家去了。

    黄泰京在原地自言自语道:“看来妖精要运动还是挺认真的。”

    以后几乎每天,uhey来运动都能看到黄泰京,这并不太意外,大家住得这么近,要运动都是在这个公园儿里,每次见面也都是像普通的熟人一样打个招呼。有时黄泰京会陪她跑一会儿,有时他就按照自己的步调,会超过她,在下一圈时与她再遇,这让让uhey也燃起了斗志,她自然不想被他落下那么远,尽全力赶上或超过他。

    黄泰京惊讶于她的进步飞快,在第七八天的时候,她已经能跟他跑同频了!黄泰京亲眼见证了一个人的努力,他看到她流过多少汗,看到她是一次又一次怎样咬牙坚持,这是一种蜕变,难能可贵!就连他一向冷漠不想要让任何人靠近自己的心也觉得受到了震动。

    每天一起锻炼似乎成了理所当然的事,若是uhey出来晚了,或者没来,黄泰京还会很在意,有时会打电话过去问情况。因为相处几天下来就知道了,她是个十分自律的人,每天六点半准时出门,就是多少分钟完成一圈都是有定数的,所以没看见她才会奇怪。

    有一次高美男看到两人一起锻炼回来,说她也需要锻炼自己,请黄泰京每天出门的时候带上她。

    uhey的生活的确很规律,照旧每天一早健身,然后出门工作。她每天去跑步时都能遇到黄泰京,碰见了就一起运动,这似乎成了两人之间的默契。uhey这天出门之后见到黄泰京身边跟着的小个子,并没有觉得多意外,她心想,高美男能够直到现在才出现已经是让人意料之外了。

    黄泰京说:“高美男也要运动,今天和我们一起。”

    高美男规规矩矩地说:“uhey小姐,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和大哥单独相处的时间。”

    黄泰京似乎想返驳,不过又没说什么 。

    uhey能有什么反应?她这个假女朋友的身份还是用眼前这位威胁黄泰京得来的,高美男不清楚,他们二人却是心知肚明。uhey又有什么权利在这二位面前摆自己是黄泰京女朋友的范儿呢。

    她向高美男点点头打过招呼,又看眼黄泰京,说:“我们没有约好一起运动,你也没有打扰到谁,高美男先生请自便。”说着她做了点简单的热身运动,就开始向前跑去,并没有管后面的人有没有跟上来。

    uhey自顾开始一天的运动,运动之后她还有满满的工作要做呢。难道要她在这陪他们争风吃醋?高美男可以把这段娱乐圈的生活当成玩票性质的,uhey却打算当做一份工作好好经营对待,剧情大概不到一年就会结束了,在那之后她也仍然要在这个世界待到生命结束。她可以选择直接离开,不过,她一直都觉得要有始有终,就算任务结束也应等到人自然消亡。

    她要生存就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工作,难不成自己不赚钱,回到刘家靠家族养活,她是个成年人,做不出来这种去心安理得依赖别人的事情。

    黄泰京皱眉看她的身影越来越远,对高美男说:“既然要健身,那就开始吧。”

    高美男却很在意uhey的态度:“大哥,是不是我不该来,好像惹uhey小姐生气了。”

    黄泰京眉头皱得列紧了,说:“你不是来运动的吗,别想太多没用的。”

    高美男第一天运动,而且她之前也没有运动的习惯,黄泰京想着人是他带出来的,怎样也应该看顾着点,于是就像uhey第一次运动那样跑在她身边。黄泰京很快就发现高美男的体力连之前的uhey都不如,才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了,跑到半圈的时候,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高美男说:“我……我不行了,大哥,今天就跑到这儿吧。”

    黄泰京不是爱多管闲事的性格,不过已经有一个成功的先例在,他觉得高美男不应该放弃得这么快,“再坚持一下,如果你觉得累就快步走。”

    “不……不行啊,我真的走不动了……”高美男其实刚开始跑就受不了了,不过马上就放弃的话,会太没面子,为了在黄泰京面前争取多表现一会儿,她简直是耗尽了体力,现在停下来休息,根本就是一步都不想走了。

    黄泰京见她如此,也不再劝。黄泰京摇了摇头,留下高美男在原地,自己向前跑去。

    高美男见到黄泰京并没有留下来照顾她或者和她一起回去,觉得有点委屈。黄泰京在下一个半圈遇到uhey,没有继续自己的路线,调转过来和她一起,他们习惯了跑步的时候不聊天,于是直到再次到了高美男休息的地方,uhey才知道高美男是摊在这儿了。

    高美男见到黄泰京和uhey一起回来,立刻站起身要和加入他们,一起重新运动,不过,仍然是坚持一小会儿就掉队了,黄泰京这一次没有对她的所为多说什么。

    如此几次下来,等他们完成了今天的运动量,高美男已经是真的筋疲力尽。

    第二天,高美男更是全身酸痛,别说跑步了,走路的时候都觉得腿在痛。所以她所谓的要和大哥一起健身的计划,只坚持了一天,只能休养好肌肉,不再酸痛的时候再去。

    黄泰京第二天叫了她一次,发现她嫌腿酸没去之后,以后就不再叫她了。

    高美男等到四五天之后肌肉不再酸痛,又来参加他们的晨起运动,可是结果仍然一样,没能坚持一会儿,更别说跑完完整的一圈了,第二天继续肌肉酸痛,她只能继续休息。如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锻炼的效果,反而弄得自己经常疲惫,就连录歌时也是没精打采的。导至录哥一再拖延,安社长对此很失望,责令高美男务必好好找一找状态,让她不要经常出去玩,弄得白天没精神,只准他在宿舍好好休息,免得把自己弄得那么疲惫无心工作。

    黄泰京对高美男所谓的健身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有uhey的这个示范在前,再看高美男所谓的健身,根本就成了一个笑话,甚至还对工作产生了不良影响,真不知道该叫人说什么好。

    黄泰京又怎么能明白高美男的心情,她的重点不在于健身,而是早晨宝贵的和大哥相处的时间,因为黄泰京这个人说到就会做到,就像是他说过帮忙保守秘密一样,就一直没有戳穿她的身份,而且还经常在保护她帮助她,既然黄泰京开口同意早晨带她一起健身,那么她就不想错过这段时光,更何况这段时光中uhey也在,她自然是十分在意。说是自虐也好,每当她看到黄泰京和uhey一起并肩跑过的时候,她心中难受的同时,又忍不住一遍一遍的跟过去。

    这天,高美男还没缓过劲儿来,又要和黄泰京一起出门,黄泰京说:“你这样运动起不到健身的效果,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

    高美男说:“大哥不是常说要运动就贵在坚持,我要坚持下去!”

    黄泰京听她这样说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可是她却从来也没做到,她似乎不太明白她坚持错了方向,如果每天运动时能多坚持一会儿话,要比她现在这种所谓的坚持有用多了。

    他颇有些无奈的说:“随你吧。”

    本来以为这次高美男像以前一样跑不动了就原地休息,等黄泰京和uhey再次路过她的时候,才发现她竟然把自己给弄伤了,看起来还挺狼狈,

    黄泰京问:“怎么回事?”

    高美男红着眼眶说:“我真没用,腿太痛了站不稳不小心扭到了脚,还撞到了头。”

    uhey说:“额头都流血了,我家里有医药箱,不如去那儿处理一下吧。”

    高美男似乎有些不情愿,她转头去看黄泰京。

    “走吧。”黄泰京要扶起她,带去uhey家里,他们宿舍也准备了医药箱,因为高美男扭到了脚,似乎行走不便,这边离uhey家比较近,自然选路近的比较好。

    高美男稍微一动,却差点摔倒,“哎哟!”

    uhey:“你怎么了?”

    高美男:“我的腿扭伤似乎很严重,一动就疼。”

    uhey说:“可能是脱臼了,我帮你看看。”这些天看下来,高美男的水平应该不至于把自己弄骨折,而且如果骨折她不是这种疼法,很有可能只是扭到了筋,最严重也就是脱臼。

    高美男喏喏地说:“我……真的很痛,还是找去医院找专业的医生看看吧,大哥,你说呢?”

    黄泰京对uhey说:“你今天不是还有个发布会吗?别耽误了工作,我送她去医院。”他这人的洁癖挺重,看到粘乎乎的血迹已经很不舒服,所以此时的脸色也有些铁青了。

    既然得不到信任,uhey就算能轻易帮她治好,当然不会再坚持。

    本来以为是一件普通小事儿,高美男伤得不重,去趟医院敷个药也就完事儿了。谁想到当天uhey新品发布会时竟然问出了意料之外的问题,记者提问的环节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人问她对自己男朋友黄泰京出手打人这件事儿怎么看?

    uhey顿了顿,经纪人立刻在耳机中提醒说刚刚收到消息,黄泰京和高美男上了头条,媒体都在说是他们组内不和,高美男被黄泰京打伤就医。

    原来是这样,那明显就是不可能了,高美男是自己弄伤的这点uhey很清楚,她还以为以黄泰京真的和什么人动了手。这样的话,她就知道怎么回答了。

    uhey嘴角的笑容未变,从容说道:“泰京哥不会做出这种事来,我相信他的为人是冷静理智型,不会做出故意伤害别人的事情,请各位媒体不要相信不实的报道。”

    记者又说:“可是a.n.jell的新成员高美男身上有伤,高美男还亲口证实,难道uhey小姐是说高美男先生在诬陷黄泰京先生吗?”

    uhey顺着提问的那人看过去,目光如炬,“亲口证实?”高美男亲口说黄泰京动手打她了?

    被她有如实质目光看过来,记者觉得浑身一僵,不得不解释了一句:“报道的确是从高美男先生的采访中获取的。”

    uhey道:“泰京哥对组员一向都很照顾,他们相处得就像兄弟一样团结友爱。”

    记者说:“看来uhey是力挺男朋友了。”这位记者明显是话中有话,说黄泰京打人了uhey也会站在他这边。

    uhey为这个话题做了结束语:“我相信泰京哥对组员的爱护,误会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也请大家有自己的判断,拒绝人云亦云。”

    一旁有合作公司的高层跟着控场:“请记者朋友们问我们有关新品发布的问题,不要再问无关话题。”

    结束之后,uhey才了解到原来是金记者对高美男做了采访,从她那里挖来消息,从见诸于报端的那篇报道来看,uhey都能想象得到当时的情形。

    金记者问高美男的伤是怎么来的,为什么是黄泰京送他来医院?高美男立刻解释说是他自己弄伤的,绝对跟黄泰京没有关系。任谁听了这种话,都以为他是在欲盖弥彰。更何况是最擅长捕风捉影制造舆论事端的记者。

    果然金记者见高美男是个很容易被打开的突破口,就像苍蝇见了血一样,特地跟他多聊了几句,得知高美男正在录制新歌,而他的新歌是黄泰京创作,还是黄泰京自己十分满意的一首曲子。

    高美男没有防人之心,以为这位大叔和颜悦色地哄她说话,就是个好人。于是把录制过程中的小事不经意间透露了好多,比如其中有黄泰京不满需要修改的地方。等看到报导,她才傻眼了,发现那些细节一点都没有浪费。全被添油加醋删删减减写成一篇黄泰京因为不愤于自己的心血要让给高美男演唱,所以两人起了冲突,把高美男打到需要去医院这样的报道。

    还有一段不知何时在车库拍的视频,没有收音,只能看到里面的黄泰京和高美男似乎不太愉快,黄泰京推了高美男一下,高美男险些跌倒。

    当然金记都最擅长玩文字游戏,写明即便是受了欺负,高美男也仍然为黄泰京解释,说绝对不是他打的。

    uhey了解了大概,心想高美男这个人莫不是傻的吧,就她这种智商还想混娱乐圈,分分钟就能被人坑死。那视频可能是高美男刚进入组合的时候拍的,他们刚开始相处时应该有很多矛盾的。

    喜欢女配爱平淡[综]请大家收藏:()女配爱平淡[综]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