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缘 > 女配爱平淡[综] > 答应心计24
    于是, 之后孙白杨再入宫,福雅就招孙白杨来替她看诊。尔淳悄悄把玉莹约到撷芳殿,让他们能够有机会见面说说话, 尔淳和福雅就出宫去走一走,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他们。

    尔淳和福贵人边走边说话,“姐姐为了孙大人能做到这一步,费心思让他和他喜欢的人相见,尔淳自问如果我是姐姐, 就做不到这样, 真是自愧不如。”

    福雅说道:“其实喜欢也并非要得到, 也可以是成全。能成全他和他心爱的人相见, 这也是我对自己的一种解脱。我想从此以后, 我就再也不会执着于这一段也只藏于自己心中的感情了。”

    尔淳能够费心思让玉莹和孙白杨相见,当然不会是为了玉莹两人,而是为了福雅,如今能听到她说这句话,尔淳的心思总算没有白费, 功夫没有白做。

    她们离开撷芳殿, 走出去和宫女们一起放风筝, 却没想到她们的身影被恰好路过的徐公公看见。

    过后,徐公公来找尔淳,发现尔淳正在剪纸:“以前从没见你有这个爱好。”

    尔淳说道:“这是我从福贵人那里学来的。”

    徐公公面色一变:“福贵人, 你们很熟吗?”

    尔淳说:“福贵人她是是非圈外的人,从不插手宫中的争斗, 尔淳在她那里能够得到难得的平静。”

    徐公公冷笑道:“你以为你现在不是是非圈外的人吗?要不是你自作聪明, 看不出眉高眼低, 在如妃失势的时候还和她走得近, 岂会被皇后冷待,一直到现在皇上都不知道皇宫有你这号人。你知不知道,老夫培养你花费了多少银子多少心血?不是叫你就这样每天在宫里剪剪纸而已的呀。”

    尔淳说道:“义父不是还有沅淇吗?难道你想看到我们姐妹俩去争一个男人?沅淇有什么事我一定配合支援。这样又能巩固她的地位,又避免了姐妹相残,这样难道不好吗?”

    徐公公说:“总之,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不去深究,但是以后你不能再毫无作为,能处身在是非圈外的可以说是高人,也可以说是斗败的丧家犬。福贵人这种人你别跟她有太多接触,万一把我们之间的事泄露出去就后悔莫及了。”

    尔淳说道:“义父你顾虑得太多了,福贵人不是那种兴风作浪的人,而且尔淳知道什么话应该跟人说,什么话不该跟人说。”

    徐公公到宫外后,又带了一个街边捡来的小女孩回府,跟柳大娘说,要她带着小女孩去训练。

    柳大娘说:“老爷,现在沅淇不是已经成功得到皇上的宠爱了吗?你之前送进宫那么多女子都没有好下场,我们何必再作孽呢。”

    徐公公说:“作孽?我这是帮她们,如果不是我收养她们,带回来给她们吃穿,她们流落街头又能有什么好下场,老夫还给了她们出人头地的机会!”

    柳大娘说:“可是现在沅淇已经成功了呀。”

    徐公公说道:“没错,现在沅淇确实很得皇上的宠爱,不过,就算圣宠如如妃不也一样有失势的一天吗?所以我要多做一点准备!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吗?我若是有办法,我也不会写信给福雅了。”

    柳大娘惊讶道:“老爷,你为什么写信给福贵人?你不是早就不联系她了吗?”

    徐万田说:“我写信给福贵人,就是要告诉她,她和尔淳是亲生姐妹。”

    柳大娘焦急地说:“你要告诉福贵人她和尔淳的关系,她们明明是汉女子,却冒充旗籍,福雅若是知道了尔淳是她的妹妹,一定宁愿一死也要保守这个秘密呀。”

    徐万田说到:“我就是要让她死,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怎能让她威胁到老夫的大业,如果她继续和尔淳交往下去,等到她们发现她们身世的秘密,连老夫都要陪葬。你不要管那么多了,你以为你可以管得了老夫的事吗?在这个府里只有老夫能够发号施令,你不过是一个被买回来的奴婢而已,带那个女孩去训练!”

    柳大娘一向只能听他的话,乖乖的把你孩子带走了。

    不过柳大娘思来想去,还是不能让那封信到福雅手中,她想趁徐公公洗澡的时候,把那封信偷出来。她小心翼翼的进门,要拿藏在衣服里的信,可是还是被徐公公发现,徐公公要追着刘大娘打她,柳大娘情急之下便把徐公公按到了浴桶中。想到这些年徐公公做的孽,还有他即将要做的事,柳大娘心一狠,彻底把他的头按了下去,让他淹死在水中。

    尔淳关注着徐公公那边的消息,一听说徐公公在宫外疾病去世了,立刻派人出去给柳大娘送了一封信。信中的大意就是说,她已经知道了和福雅之间的关系,两个姐妹已经相认,她们也知道了是徐公公将她们拆散,叫柳大娘不要再为她寻找姐姐的事情担心。徐公公现在既然已经去世,那么人一死百了,之前的恩怨也不必计较了。尔淳叫柳大娘自可以带着徐公公的万贯家产离开这里,去一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地方。毕竟徐公公贪赃枉法又培育秀女进宫,做的事够她死一百次了,如果日后真有泄露,宫中派人出来查,身为徐公公遗孀的柳大娘一定会遭受牵连。而且柳大娘不宜进宫相见,否则很可能会让人顺藤摸瓜,猜出她们和徐公公的关系。

    总之,尔淳让柳大娘立刻收拾好东西变卖了家产,就离开京城,去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也不要接受任何人的传召再到宫里来。尔淳这么做也是为了柳大娘好,不想她进宫报信之后被皇后发现,再被残害。不如趁着现在就远走高飞,没人知道她的去处,她自然就是最安全的。

    柳大娘收到这封信,不由得唏嘘不已,她本来是打算进宫见福贵人的,告诉她们姐妹之间的关系,揭露徐公公的真面目,并且把徐公公留下的万贯家财送给她们。没想到已经早一步被她们发现。而且在尔淳的信当中郑重的告诉她不要进宫,以免被人察觉到异样。

    柳大娘于是按照尔淳的吩咐匆匆收拾好一切,给她们三姐妹留下足够多的银票派人代进宫之外,还给尔淳留了封信告诉她自己的去处。

    柳大娘一生无子,虽然从此可能要和尔淳她们断了联系,但是她不想她们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寿终在哪里。柳大娘离开京城,回到自己的家乡扬州。

    这天,尔淳照常来如妃的永寿宫请安,请过安之后,以为如妃会像平时一样不怎么搭理她,她也不会不识趣的在这里多留:“看来娘娘的眼睛已经彻底康复,那么尔淳就不再担心了,如果没什么事,尔淳先告退了。”

    之前如妃在雪地里待太久,眼睛看不清东西得了雪盲症,恢复了好久才好了,今天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无大碍了。

    如妃说:“等等。”

    尔淳说:“不知道如妃娘娘有什么吩咐。”

    如妃说道:“宫中真的难得遇到你这样的人,你知不知道女子的年华有限,最好的这几年你就这么浪费糟蹋,到时候你会追悔莫及的。”

    尔淳说:“如妃娘娘如此为尔淳打算,尔淳真是受宠若惊。”

    如妃说:“本宫并不是为你打算,而是觉得你这么做是年轻气盛一时想不开,其实很没必要。不论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既然你来了皇宫就是皇上的妃子。不论你得宠也好,失宠也好,你都逃不开紫禁城这个圈子。本宫好心提醒你一声,怕你日后韶华逝去,后悔都来不及。经过这么多天,本宫当然知道你还来永寿宫,根本就不是怕我牵连,而是故意拿我做幌子,不想得到圣宠才是对。”

    尔淳也没打算能瞒她多久,以如妃的心智,再结合她入宫以来的所作所为,从一开始的生病,到后来靠拢失势的如妃。恐怕如妃早就猜到了,只不过是刚刚说出来而已:“谢如妃娘娘教诲,不过彼之蜜糖,吾之□□,尔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什么。”

    这时冬梅进来说,“启禀娘娘,小格格最近似乎常生病,奴才听小灵子说,小格格的病情又反复了。”

    如妃说:“什么?小灵子到底有没有具体说是怎么回事?本宫自己去看看。”

    尔淳说道:“如妃娘娘的眼睛刚好,不如就让尔淳扶娘娘去吧。”

    如妃自从猜到了尔淳的目的,对她的感观就变了,紫禁城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迫不得已,又何必去寻根究底呢?

    如妃也不想自己身边连一个可信之人都没有,至少这个时候还有孔武,有尔淳,这些都是在她患难之时待她如常人,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避之唯恐不及,这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好吧,有劳了。”

    她们在路上的时候碰到了小灵子和孔武。孙清华虽然帮助皇后做了很多事,但是他仍然良心未泯,会觉得愧疚。上次孔武拜托他帮助如妃治疗眼疾,如妃的雪盲症就是被他治好的。如妃还向孙清华坦言,说知道她之前的那个胎儿就是他害死的,所以如妃要他答应自己一件事,一定要帮她照顾好小格格。孙清华当时答应如妃尽力而为,因为小格格毕竟先天不足,本来已经是有滑胎之相,是被孙白杨应硬性以保胎之法留了下来,而且还经过催生。孙清华的意思是说小格格能否健康长大,还要等她过了一岁之后才能见分晓。

    如妃在尔淳的陪伴下一边快步走一边说:“孙清华没有去看过小格格吗?”

    小灵子跟在如妃后面解释说:“奴才看到孙大人在三更半夜偷偷摸摸的看过小格格几次,白天的时候他仍然叫张大人喂药和请脉。”

    如妃说道:“你明知道事情不同寻常,还不早点来向我禀报。”

    小灵子说道:“是奴才的不是。”

    孔武说:“是我叫小灵子先不要告诉你的,你的眼睛才刚刚好,我不想你太过担心,反倒自己的病要复发。”

    如妃听到孔武这么说,便不再说什么了。

    尔淳发现,现在这两人之间已经开始流转着他们自己都没注意的默契。其实在尔淳看来,既然那一块手帕是如妃娘娘的,孔武因为那块手帕才来到紫禁城,她们之间的相遇,才真正算得上是缘分天注定。当然,孔武到底喜欢哪一个是他自己的事了。

    她们刚走到阿哥所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小格格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有汪福寿在大声斥责:“你们这些做奶娘的就听吩咐做事,有奶就给她喝,有药就给她吃,什么都要惊动皇后,请旨找大夫,也要看这个小格格的亲额娘今时今日在宫中还有没有这样的地位!”

    尔淳说:“放肆。”

    如妃刚好踏了进来,“好大的胆子!”如妃快步走过去,把小格格抱起来,“她怎么这么烫啊?你们有没有喂她吃药啊?孙清华呢?他在哪儿啊?”

    汪福寿说:“没有皇后的允许,东西六宫的人都不得靠近阿哥所,如妃娘娘你应该很清楚老祖宗的规矩。”

    如妃看到小格格露在外面的手:“她的手怎么了?为什么会长了这么多红疹?本宫的小格格也是龙裔,你们竟然敢损害皇族血脉,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汪福寿说:“如果如妃娘娘再不离开的话,休怪我向皇后娘娘禀报。”

    如妃气急说道:“你以为我会怕那个婆娘吗?”

    孔武迈进殿中,立刻说道:“如妃娘娘!言多必失,何必跟一个奴才在这里理论。”

    如妃把孩子交给尔淳抱着,说道:“孙清华根本就是言而无信,靠拢皇后!置我小格格的性命安危于不顾,理亏的应该是这群狗奴才才对。”

    汪福寿气不过:“你!”如果如妃还是之前的地位,就是骂他是狗,他也要跪在地上学两声狗叫应景,可是现在他这个做奴才的气焰,可是比如妃还高。

    尔淳说道:“如妃娘娘,做奴才的也是听主子吩咐办事的,再纠缠下去又有什么好处?”

    如妃说道:“不错,本宫不应该再跟这帮狗奴才多费唇舌。尔淳,你先帮我好好照看小格格。”说完她就向殿外走,孔武知道她要去找皇后:“娘娘不要去!”

    喜欢女配爱平淡[综]请大家收藏:()女配爱平淡[综]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