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缘 > 作为coser的我好难 > 第 81 章
    突然性地打了个几个喷嚏, 千秋日影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该不会延迟了这么久还能感冒吧。”

    小卷似乎没有理解这段话的意思,只是伸出小爪爪抱住了千秋日影的指腹,看起来好像挺担心的。

    千秋日影把小卷往脑袋上一放, 顺便摸了摸脸上的纱布。小卷是高科技产物的事情瞒不过任何人,但是并没有人对此发出疑问,千秋日影自己也就略过不提了。

    他想吐槽的是自己身上的伤。

    千秋日影向来细心, 伤口迟迟没有治愈疼的还是他自己,他不可能注意不到这一点。一开始还以为是绷带纱布不够透气导致的,于是有段时间他扯开过脸上的部分, 结果还是老样子,千秋日影就明白还是要尽快回去的好。

    虽然目前没有感染的预兆, 但千秋日影可不相信自己那脆弱的体质。不说别的, 流出来的血都是真实的,这么个流法,他迟早要把身体里的血液流尽。

    人体就像是精密的仪器,任何细胞骨骼神经都有自己的工作。就像是隔壁工作细胞片场的血小板, 他们的工作就是让血液凝固。如果没有这个功能, 哪怕一点点小小的伤口, 都会造成相当糟糕的结果。

    总而言之, 就是回去的理由多种多样,他最好不要浪费时间了。

    都说一鼓作气再衰三竭,千秋日影觉得就要趁着这次机会赶紧回去,要不然之后他可能真的都要习惯在彭格列生活了——这么一想,其实好像也不是不行?毕竟,这个地方应该是所有家教粉梦中都想来的地方吧。

    他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哦, 千秋日影干巴巴地感叹道, 在心里叹了口气。

    到现在为止, 彭格列城堡千秋日影都快踩熟了,中间却都没有见到任何一个活人。

    虽然知道这是好意啦——委员长本身就不喜欢群聚。可是真的好无聊——无聊到他都想加入那个研究了!

    千秋日影想了想,目光突然落在了这个西式大城堡的屋顶上。灰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

    提到委员长——怎么能忘记他对天台的钟爱呢!委员长一直都很喜欢单独站在高处,和他的性格相当的符合。而少年人喜欢爬上爬下追求刺激,也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既然要追求刺激,当然要贯彻到底!抱着这种想法,千秋日影快乐地乘坐上了小卷版飞行器,轻轻松松不靠任何外力直接站在了彭格列城堡的屋顶。

    欧式城堡的屋顶大多都是尖塔堡垒的形态,不过千秋日影在地面上就找好了位置,毫不犹豫地指挥小卷到达那个方向,掌握着平衡,双手交叉置于脑后,权当是用来晒太阳了。

    真别说,这个时间的阳光也不烈,暖洋洋地照射下来也不会让人觉得过热。

    小卷也暴露着自己柔软的肚皮,学着千秋日影此刻的样子一脸安逸地晒着太阳。

    大概是阳光太过于温暖的关系,千秋日影突然有些发困,他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

    到目前为止,他都还不知道石板趁机会想要把他拉回去时造成的后果,因此在偷偷跟在身后努力鼓起勇气爬上屋顶的蓝波,才刚露出半个脑袋,就看到少年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的身体,透过阳光甚至能看到黑发少年身下砖石的间隙。

    蓝波的瞳孔微微放大,一直以来的熊孩子着急地伸出手:“等、等等——!云雀先生!”

    奈何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过于遥远,蓝波直接踩空要从屋顶的位置往下摔,在这个时候,小卷突然性地化作刺刺球,冲过去接住往下掉的蓝波,刚好让他狼狈地坐在刺和刺的中间。

    蓝波茫然地左看右看,然后注意到了眼前因为睡眠被打扰而面露不满的少年熟悉的面孔。双眼猛地就红了起来。

    千秋日影沉默了半晌。等等,我的气势已经这么可怕了吗?只是露个脸就能把这孩子吓哭?碰瓷要不得啊蓝波!

    可惜人设不能崩,要不然千秋日影脱口就是一句安慰。想了想自己平时会有的反应,千秋日影直接选择了完全相反的态度,冷淡地说道:“有什么事。”

    潜台词就是如果没事的话就等着被咬杀吧。

    蓝波显然听懂了,于是看起来好像更想哭了。

    “对、对不起!云雀先生!”蓝波猛地从小卷身上跳下去,尾音还残留在空气中:“我绝对没有打扰您的想法!”

    千秋日影和重新化为原型的小刺猬对视了一眼,他们此刻的表情意外地重合了起来。被蓝波这么一闹,千秋日影也就睡不着了。

    而蓝波则是因为动作太过着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也幸好千秋日影挑选的位置下方是柔软的草坪,而不是什么砖石路,让蓝波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有着一头卷毛的意大利少年茫然地这么坐着,直到感受到眼前的阳光被阴影挡住,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

    彭格列的十代目脸上带着让蓝波感到无比亲切的笑容,无奈地说道:“蓝波,你不是最怕云雀前辈了吗?怎么突然……”

    不等沢田纲吉说完,蓝波的眼里猛地落下了大滴大滴的泪珠。这个反应让沢田纲吉一愣,他担心地问道:“是哪里摔痛了吗?能站得起来吗?我带你去找医生。”

    蓝波哭得很惨,却没有什么声音,看起来又委屈又可怜。这让沢田纲吉难得有些慌了手。

    蓝波大多数时候都是嚎得特别大声,等身上不痛了转头自己就忘记了。还会边哭边要糖要安慰,这种时候哄一哄就能得到一个撒娇的孩子。

    但是这种状态,就好像见到了失去已久的珍宝一样的反应,让共情能力向来优秀的沢田纲吉同样的感受到了心脏被什么压住的感觉。

    可是从小到大,蓝波一直都在沢田纲吉的照顾下,沢田纲吉确定这个孩子从未收到过什么严重的伤害,失去过什么重要的东西。对于蓝波来说,回来意大利最委屈的就是不能天天见到奈奈妈妈,不能吃到奈奈妈妈做的饭而已。

    且前段时间时空产生不稳定的时候,蓝波也没有显露出任何不对劲的情况。

    “彭、彭格列……?”

    “我在哦,蓝波。”

    卷发绿眼的意大利少年听到这句话后微微睁大眼睛,然后死死揪住了沢田纲吉的西装衣角,低着脑袋沉默了许久,才吸着鼻子哽咽地说道:“蓝波大人好像做了一个好可怕的噩梦……”

    沢田纲吉松了口气,只要蓝波愿意说,那他也不至于摸黑寻找问题。可是他完全没有料想过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孩子会哭着说道:“大家……大家都没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彭格列不在了……笨蛋狱寺也消失了……大家、大家……真的好可怕……”

    “……不用担心,蓝波。”沢田纲吉半跪下来,摸了摸眼前少年的头发,“我会一直保护蓝波你的哦。”

    蓝波的眼眶看起来更红了,他用着近乎指责的语气说道:“可是蓝波大人说很痛的时候,喊了好多次彭格列的名字,可是、可是一直都没有人理我……”

    “那一定是我的错,没有及时到蓝波的身边。”沢田纲吉弯起眼睛,“我以后一定不会这么做了,所以可以原谅我吗?蓝波。”

    蓝波低着脑袋,半天没有说话。沢田纲吉也耐心地继续摸了摸意大利少年柔软卷曲的发丝。

    过了半晌,蓝波才小声地说道:“我要糖果,好多好多的糖果,还要葡萄味的,要不然绝对不原谅阿纲!”

    沢田纲吉笑着从兜里取出两颗用彩色糖纸包装起来的糖:“不行哦,太多糖果会蛀牙的,我这里只有两颗。可以原谅我吗?蓝波。”

    “阿纲是大坏蛋!”话是这么说,但是蓝波还是一把抢过沢田纲吉手里的糖,然后哼哼唧唧了半天,“既然彭格列你都这么说了,蓝波大人就大发慈悲勉强原谅你啦!”

    “那还真是感谢蓝波大人呀。”沢田纲吉伸出手,拉着一屁股从高处跳下来,却并没有出什么事的蓝波,“身上没问题吗?要去检查一下吗?”

    蓝波果断拒绝道:“绝对不要!”

    “诶——万一有什么蓝波自己也不清楚的问题——”沢田纲吉在一边转移着蓝波的注意力,不着痕迹地试探道,“说起来,之前都没听蓝波说到噩梦的事情呢,不知不觉中蓝波都已经长大啦。”

    沢田纲吉又用了一些绝对好听的夸赞的话语绕晕了蓝波。被这么夸了一通,还得到了彭格列的肯定,蓝波顿时忘记之前的事情了,就好像情绪发泄过后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其实、其实也没有彭格列说的那么厉害……哼哼,不过蓝波大人前段时间还打败过里包恩哦!”

    嗯嗯,在梦里打败过啊,不愧是蓝波呢。沢田纲吉心里吐槽了一句,脸上依旧相当的捧场。

    而这个时候关键的话语就来了,蓝波摸了摸脸颊,疑惑道:“说起来,刚才……好奇怪啊。”

    “嗯?是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我最近也没有做过梦啊?只是刚才路过看见云雀的时候,就觉得一定要跟上去,要抓住他。然后……突然就像是做噩梦一样,脑子出现了好多画面。”蓝波自己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形容词,说完这些,他自己就愣住了,恍然道:“说起来云雀怎么变得这么小一只啦?!”

    沢田纲吉:“…………”

    “……所以你现在才注意到这一点吗,蓝波。”

    ※※※※※※※※※※※※※※※※※※※※

    日影:我知道一定有人会弄混这个出场概率极高的蓝波。所以解释一下,这一只蓝波是那个20年后出场了一次就被砸到20年前,导致全程没有戏份的失去了一切的20+蓝波。

    ps:我做了个梦,梦见承太郎把cos鹤丸的日影欧拉了好几拳,震惊之下醒来,发现我的闹钟是“白金の拳”的伴奏。有点害怕,他们明明没有凑在一起的剧情啊。

    喜欢作为coser的我好难请大家收藏:作为coser的我好难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