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缘 > 作为coser的我好难 > 第 80 章
    “其实我有些在意云雀前辈的态度。”沢田纲吉撑着下巴, 坐在彭格列城堡中属于首领办公室房间的办公桌前。

    “你指哪个?现在的云雀可有两个。”里包恩则是坐在沢田纲吉对面的那个低调奢华的沙发座椅上。

    “你明明知道我在说谁啦,里包恩。”棕发的青年显露出些许的无奈,对于自家老师随时可能会变得不着调的事情早已经习惯了, 反正用里包恩的话来说, 那就是锻炼学生的思维逻辑反应等能力, 亦或者是对黑手党首领积攒经验什么的。

    里包恩平静地喝了一口咖啡:“所以呢?”

    沢田纲吉桌面上放满了文件, 这些都是关键的只能由首领来决定的文件, 等级机密性稍微低一点的,早就已经被以左右手自称的狱寺隼人全部解决完毕。可是就算如此, 彭格列涉及的范围还是太广,尤其是这段时间还有时空的问题在。

    不过现在, 再重要再关键的文件都没有那只小小的云雀前辈来的重要。

    想必里包恩也是这么想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坐在这里并且没有对他偷懒的事宜表示敲打。

    轻易能察觉到自己看着长大的学生的想法,里包恩说道:“别想趁机偷懒,我会让狱寺盯着你把公文解决的。”

    沢田纲吉稍微脑补了一下银发忠犬双眼发光就站在眼前,就差背后摇尾巴的样子,就忍不住额头上具现化出冷汗:“别了别了,隼人他已经很忙了, 这种事就不要麻烦他了。”

    简单的招呼结束之后,房间里原本比平时要严肃的气氛顿时就消散了不少,打诨插科偶尔吐槽一下,真的是相当有益身心健康。

    “关于平行世界白兰的事情,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云雀前辈手中的奶嘴,也应该就是这么得到手的。”

    至于怎么到手的, 沢田纲吉总觉得还是不要去细思比较好。

    “不过, 为什么云雀会这么在意奶嘴。你有想过这件事吗, 阿纲。”里包恩突然问道。

    “……我当然有想过啊。”沢田纲吉回答:“虽然当时动作看起来很粗暴随意, 但是实际上,所有的行为都不会对手里拿着的东西造成伤害。如果不在意的话,云雀前辈根本不可能拿着这么毁形象的购物袋一直走。”

    “可是云雀前辈轻易的将奶嘴交给了尤尼。”

    “明明云雀前辈说,他根本没有见过尤尼。”

    总不能是信任我的眼光吧?沢田纲吉自我吐槽道。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尤其是当时他也没有表现出太多对尤尼的关系。以及,在这个年纪的云雀前辈眼中,他大概也没有多么熟悉——就算认识,就算有一定了解,但是那种态度,和他认识了十多年的那位风纪集团的总经理云雀恭弥,完全不一样。

    如果没有对比可能还没有办法分清,但是现在有着一个内核完全一样的对照的人。那种区别,直接就表现出来了。

    “……就好像,将奶嘴交给尤尼,任务就完成了一样。”沢田纲吉低喃道:“甚至没有第一时间赶去并盛……”

    里包恩听到这个说法,纯黑色的瞳孔微微一闪,却没有说什么。沢田纲吉因为陷入自己的思绪,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当时黑发的少年在将并盛的单词说出口,说到一半便停止下来的行为,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毕竟那可是云雀诶!把并盛中学当成家一样保护的云雀啊!

    不管出了什么事情,第一反应永远是会不会影响到并盛,并盛中一旦出事,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将导致并盛中被毁坏的人或物咬杀。

    “再加上尤尼的说法……还有骸的提醒……”

    沢田纲吉悠悠地叹了口气。

    当时小云雀在他身上感受到骸的气息并不是乱说的,是因为在他赶过去之前,是先和骸来了一场对话,甚至小云雀前辈被人包围的事情,也是骸在离开前顺便告诉他的。

    骸对他说,云雀前辈身上藏着不少秘密。将其中阴阳怪气和暗藏玄机的话语翻译一下,大概就是云雀前辈身上的力量很混乱,除去本身就拥有的火焰,还有很多其他地乱七八糟的力量。

    而且云雀前辈不认识骸,却又的确认识骸。可奇怪的是并没有厌恶的情绪。更多的是气恼愤怒。

    沢田纲吉很相信自家云雾守护者之间的相性度,只要两个人碰面了,别管怎么遇到的,他们之间绝对会摩擦出火花,战斗的那种火花。

    因此,这个情况真的很奇怪。

    而且从头到尾,云雀前辈给他的感觉太平了——云雀前辈对待他们就好像隔着一道什么,完全就没有认真起来的样子。

    虽然该咬杀还是会咬杀,却可以随时脱离那种状态。

    因为自家老师对于微表情和他人心理把握的程度,相关的心理学课程也一直都在沢田纲吉的课桌上。

    他的确有想到类似的关于情感情绪掌控的心理症状,可是一旦想到对方的身份,沢田纲吉就下意识将这部分略过。毕竟那是云雀前辈,怎么可能呢。

    “我可真不是一个合格的首领……”沢田纲吉苦笑了一声,“竟然还要等到别人来对我说……”

    可问题是,他真的无从下手啊。

    里包恩跳过去敲了敲自己学生的脑袋:“蠢纲就是蠢纲,就别想要耍帅的说自己是什么‘首领’了。”

    沢田纲吉一愣,听到自己的老师对他说道:“不要因为对方是云雀,你就下意识将他放在了无法触及的位置。”

    “他现在的年龄,可比我当时遇见你的年龄还要小。”至少看起来是如此。

    云雀恭弥的过去一直是秘密,在将对方选定为彭格列的云守之前,就算是里包恩,也仅仅是在资料上看过对方的部分情报。根本没有接触过。

    沢田纲吉恍然地左手敲右拳:“是啊,里包恩你说得对,是我想多了。”

    “不管发生过什么,云雀前辈也从来不会改变,是最强大的那个人。”沢田纲吉弯起眼睛道,“因此,我只要相信云雀前辈就足够了。”

    里包恩:“…………”

    没救了,这个云雀吹没有救了。黑色的小婴儿沉痛地闭上了眼睛。

    看着里包恩这个反应,沢田纲吉再一次笑了出来:“好啦里包恩,我知道你的意思。”

    “你是想提醒我,这位年幼的云雀前辈,并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所以不要用对待另一个云雀前辈的印象理所当然加持在他的身上。”

    “但是没有办法嘛,毕竟是云雀前辈——谁让他是云雀前辈呢。”

    沢田纲吉对于云雀恭弥的崇拜,是从还他还在读小学,读国中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的。

    人向来都会有慕强的心理,沢田纲吉也不例外。

    更何况,云雀恭弥就是并盛的规则,他掌握了整个并盛。而且并不是流氓般完全不管不顾的类型。

    随便找个并盛居住的居民吧,在去采访一下校园中偏向于柔弱的女性学生以及被校园暴力的学生吧,看看他们对于当年的以风纪委员会掌控了整个并盛的事情的看法。

    正因为有云雀恭弥在,并盛的小混混根本没有办法存在,甚至于黑手党,只要惹到了云雀恭弥的眼前,都会被咬杀。

    哪怕并不是直接的受到过照顾,但是沢田纲吉是感谢云雀的,感谢有当年那位强大的委员长在的。如果不是云雀恭弥,当年本就深受校园暴力的沢田纲吉的生活大概率会更加悲惨。毕竟在日本,校园暴力从来不是开玩笑的。

    好歹在并盛中,没有人敢这么大胆,就算是所谓的欺凌,大多时候也只是口头上的嘲讽。

    于是从这个时候起,沢田纲吉在心中已经将云雀恭弥这个人,当做了强大的代名词。不管是什么事,如果是云雀前辈,绝对都没有问题的。

    出于对云雀前辈这个存在的自信,沢田纲吉心中的郁气顿时就消散了不少。想通之后,这位彭格列的十代目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双眼微亮:“说起来……我还没有好好地和云雀前辈说过什么话呢!”

    “而且这个样子的云雀前辈……”回想起当时被小卷咬杀时鼓着脸表现出气恼的少年的模样,沢田纲吉感叹道:“真的很少见,而且真的很可爱啊。”

    “就算是十年后火箭筒出故障,我在这个时代能看见的也是十五岁已经相当强大的前辈了吧?”棕发的青年眨了眨眼睛,“所以这个机会真的太难得了,怪不得骸也想去逗一下。”

    虽然见到沢田纲吉的时候,对方脑袋上的凤梨叶子早已经恢复了——幻术这个东西太作弊了——但是别忘了彭格列的超直感。沢田纲吉当时看着自家雾守的反应,就知道对方绝对逗过头得到了报复了。

    自言自语般地说完这些,沢田纲吉抬起头,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上的里包恩一脸嫌恶的——默默地——默默地后退了几米。

    沢田纲吉停顿了几秒,和幻术一样作弊的超直感直接告诉了他答案。

    棕发青年同样沉痛而艰难地开口道:“里包恩——你明明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

    里包恩已经退到了门边:“我还没都没有说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指的什么意思了?”

    “真是肮脏的黑手党啊。啧啧。”

    听着门被合上的声音,沢田纲吉捂住了脸:“不要抢骸的台词啊里包恩!”

    蹲在彭格列花园中rua刺猬的千秋日影,猛地打了几个喷嚏,一脸茫然。

    小卷歪了歪脑袋:“啾?”

    ※※※※※※※※※※※※※※※※※※※※

    千秋日影:因为无色的关系,我必须要保持理智和心境的冷静。所以请不要因此认为我精神有问题,谢谢。

    喜欢作为coser的我好难请大家收藏:作为coser的我好难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