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幻想奇缘 > 作为coser的我好难 > 第 50 章
    千秋日影面上耍帅, 心里没底。

    因为他注意到,五分钟早就已经过去了。

    在指环战因为15岁蓝波是在自身被召唤的前提下,又一次使用了十年后火箭筒, 导致他和25岁的自己交换其实本身就没有五分钟, 要更短一些。

    结果现在实打实的五分钟都过去了, 蓝波还没有交换回来的样子……你的火箭筒早不坏晚不坏!偏偏在20年后这么危险的节点坏了……!

    15岁的蓝波可没办法一个人保护自己啊!尤其是在自身还在独自一人被追杀的情况里!

    还是说,这个蓝波根本不是指环战过程中出现的,而是原著剧情中的一个没有被描写出来的日常?家庭教师的平行世界设定, 导致千秋日影根本没有办法确定这一点。

    蓝波不知道千秋日影心底的想法,但是自己也察觉到了不对,他在心中暗暗叫糟糕,平时他不管是穿越到十年前还是十年后, 都是很快就回去的了。要说对于十年后火箭筒穿越的经验,就算是整个彭格列加在一起,都没有蓝波一个人多。

    所以原本想赖皮等到时间到回去的蓝波,现在必须要认真思考如何在自己家族这个超凶的大哥哥面前活下去了。

    可是这个想法才刚出来, 对上少年那充满杀气的眼神,蓝波就忍不住委屈了起来。他一直都是被宠爱的那个人,而照顾他的哥哥姐姐们当中, 也是包括了眼前这个其他人都很害怕的彭格列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的。

    云守游离在家族之外, 厌恶群聚。但是在蓝波十岁之前,在还是一团小孩子状态的时候, 不管他如何冲撞对方,做了再麻烦再怎么让人困扰的事情的时候, 云守都会很平静地看过来, 却并不会展现出任何厌恶的情绪。

    小孩子比其他人想象的要更加敏锐, 因为彭格列对他温柔, 因为妈妈对他好,狱寺那个大笨蛋嘴巴上和他吵,但是实际上也从没有真的讨厌他——啊,当然蓝波大人最讨厌狱寺笨蛋就是了!——所以他也非常喜欢妈妈和彭格列。

    正因为孩子的敏锐,虽然云雀恭弥的气势真的真的非常可怕,实际上蓝波心中却很明确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也绝不会以这种对待敌人的状态对付自己。

    可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变小了的云雀,却以现在这种从未在蓝波面前表现过的敌意和杀气、还有这种陌生的态度对待他,蓝波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要.忍.耐!”蓝波这么对自己说道,但是这么多年了,按照沢田纲吉的说法就是蓝波一点长进都没有,所以才说完这句话,蓝波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就湿润了起来。

    一个15岁的——因为身为意大利人的关系,看起来要比东方人来得更成熟的少年。不管怎么样,看上去都要比现在的千秋日影还要大的人,像是承受了自己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委屈,眼泪刷刷刷就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哇!云雀大坏蛋!”

    千秋日影的动作一僵。

    他是一个相当花心的人,所有的非反派角色,只要颜值高,他就没有讨厌的。

    蓝波虽然在剧情里面偶尔的确让人感觉有些烦,但是千秋日影倒是不讨厌对方,甚至还相当的喜欢。蓝波会是常人口中的熊孩子,也只是因为他有完全愿意保护对方、照顾对方的家人罢了。

    所有人都在守护这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但是这个孩子,也有着自己想要和哥哥姐姐们共同战斗的觉悟。

    看着蓝波哭得一塌糊涂,千秋日影心软了。但是为了人设他根本不可能表现出来。

    于是,千秋日影面上做出嫌弃的表情,将金属制的双拐收回,像是不屑于做出这种欺负弱小的行为。

    很好,他现在应该思考如何不动声色地将蓝波一起带着了。千秋日影很确定这里是被白兰这个boss毁灭的二十年后,火箭筒又过于不靠谱——万一真有某个平行世界蓝波在15岁因为交换到十年后而死啊、重伤什么的……千秋日影不敢想象。

    只是根本不用千秋日影做什么,在刚刚被敌人包围的时候已经察觉到了危险的蓝波,又意识到自己暂时回不去那个安全的十年前时,就立刻决定好了不管怎么样都要死死拉住眼前这个保护神。

    十年的相处,蓝波对于彭格列任何一个守护者的信任都是无法轻易消抹掉的。哪怕云雀这么凶巴巴的,但是蓝波还是拽着千秋日影的衣服哭着喊道:“呜呜呜蓝波大人知道并盛怎么走!”

    哦!蓝波你也很聪明嘛!千秋日影在心中给对方这种明确表达了信息的行为点了个大拇指,带着灰蓝质感的双眼微微看向正拉着他的衣角的人,“说。”

    蓝波打了个哭嗝,“你得、先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意大利。”千秋日影回想起25岁蓝波说的话。

    15岁的蓝波微微睁大了眼睛,立刻说道:“那需要飞机!”

    “……”千秋日影用着一种微妙的神情,看向说出了这种根本就是常识的少年。

    对话没必要进行下去了,千秋日影第n次决定离开这个位置。而不需要他做什么,蓝波自顾自地再次跟了上来,“嗝,你要去哪里?”

    千秋日影回答得理所当然:“抢飞机。”

    蓝波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复杂。

    如果这个是个和平的世界,千秋日影还会想着以普通人的方式行动。但是既然是被毁灭的世界之一,加持一下云雀恭弥日常强盗流氓般的行径,他完全不认为自己抢个飞机有什么问题。

    更何况,他抢的是刚刚攻击他们的敌人的!

    去掉抢飞机的过程,开启了有事没事反正就是莽buff的千秋日影直接坐上了直升机的副驾驶位上,对着一直跟着他的蓝波命令道:“你来开。”

    蓝波睁大了眼睛:“啊?!”

    千秋日影表情很平静,他像是看傻子一样的反问:“你以为我为什么允许你跟着?”

    蓝波一时间也说不出他其实根本不会开直升机这个事实。

    他确定,他一旦这么说了,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将他丢下,然后强迫其他会开直升机的人上来。

    至于找其他人帮忙……对不起,超过了三个人就是群聚了!绝对会被咬杀的!

    蓝波记忆中的确有其他人驾驶飞机的片段,但是印象不是特别深刻。毕竟开飞机这种事,轮到谁都不会轮到他。

    他不由地吐槽云雀的心真大,难道不怕他来一个机毁人亡吗?

    如果知道蓝波的内心吐槽,千秋日影会表示,他的确挺怕的。

    但是他有把握在坠机的情况下自救顺带救人,于是瞬间就不害怕了。就当做自己来了一个没有安全措施的蹦极就行了——因为曾经心脏病的关系,他还没有尝试过这种刺激性的游戏体验呢!

    蓝波的直升机开得磕磕绊绊的,千秋日影在一旁的副驾驶上做出闭眼休息的状态。

    实际上却是分出了一定的精神力,通过地面上还存在的人类,吸收着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个世界的背景和千秋日影知道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大多数普通人都还在日常的生活中,但是黑手党、彭格列却是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与其说是世界毁灭,不如说毁灭的只有彭格列相关的事物。

    并没有什么超出概念的高科技,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新型火焰,指环依旧只是辅助,并不能直接作为攻击手段。

    ——看蓝波的攻击方式也能看出来了,他更习惯使用身体对敌,而非其他外物。

    会选择去并盛,不仅仅是因为人设的关系。而是在并盛的话,他或许能直接得到帮助。

    千秋日影的目标很明确,先找个安全的位置,然后找到白兰——每当这种时候,他都要感叹无色能力的好用。他甚至不需要出门,只需要通过电话,电子器械,就能找到完全没有露脸的白兰,然后只要注意不被发现,白兰脑子里面的知识就完全可以向他敞开——

    这是什么拉文克劳的幸福感,对不起他又跑偏了。千秋日影表示自己是个绝对的格兰芬多,毕竟尊哥一看就是狮子嘛!

    事实证明,在让一个外行开飞机的时候,最好要时刻关注对方的动作。千秋日影突然感受到了一阵颠簸,他皱着眉头睁开眼,就看到着操控直升机的蓝波一脸着急。不知道他按下了那个按钮,现在的直升机看着好像后面似乎冒烟了。

    千秋日影忍不住吐槽,他是被二乔上身了吗?之前中也的车他还记得呢!他也要变成所谓的载具杀手了吗——

    “怎么回事?”黑发少年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蓝波着急道:“我也不知道!明明刚刚还很正常的!”

    随着这句话,直升机看起来变得更糟糕了,仿佛随时都能坠机。敌人的交通工具,果然还是不要随意乘坐比较好,轻易意识到原因的千秋日影在心中叹了口气。

    就在千秋日影思考要不要打晕蓝波来个自救的时候,却没想到被他当成小孩子的蓝波,在这个时候,注意到尾部的爆炸,惊慌地看向毫无防备的黑发少年,放弃了继续拯救直升机的动作,下意识向着千秋日影的方向扑过去。“小心——!”

    意识到蓝波是想保护自己的千秋日影微微睁大了眼睛,爆/炸声响起,两人从高空中直接向下坠落。狂风呼啸着,破空声几乎能让人耳膜震碎,高空冰冷的空气灌入肺部,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血管中流动的血液似乎也停止了下来,失重的感觉要比做什么过山车都要来得可怕。

    在一开始或许有存保护对方的心思,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蓝波只想死死抱紧眼前这个唯一能让他汲取到安全感的人。

    年纪不过15岁的蓝波害怕地眼睛紧紧闭着,眼泪在出现的一瞬间就被风吹散,因此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如果他为了保护对方直面了爆/炸的话,为什么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除了千秋日影本人外,没有人能看到此刻他们身边突然出现的如同泡沫一般的无色圆形屏障。黑发少年看向蓝波的眼神很柔和,和那个凶名在外的云雀委员长没有丝毫的相似度。

    蓝波这孩子也长大了啊。

    算了,为了合理性……千秋日影在心中感叹着。

    毫无预兆的,紫色的火焰从千秋日影的身体中猛地蹿起,将无色的屏障以及两个人直接包围了起来。

    火焰的声势浩大,宛如坠落的紫色流星。此刻的强大的能量波动,足以让任何可以观测到火焰之人,将目光落点在此处。

    一个处在地下基地的穿着西装的飞机头男人,也第一时间通过仪器察觉到了能量的爆发,他原本不怎么在意的神情,在注意到那被监控观察到的模糊身影——哪怕在监控中小的就像是芝麻一样,但是嘴里常年叼着的草,却还是因为本人的震惊落在了地上。

    草壁哲矢不敢置信地冲到监控面前,将时间往前回调,放大了监控捕捉到的那个小小身影——就算只有一瞬间,但是格外可靠足以撑起彭格列半边天的男人,却依旧忍不住双手颤抖了起来。他的双眼死死盯着那个坠落的孩子,盯着那熟悉到让人落泪的紫色火焰。

    他不敢置信地低喃道:“恭……先生?”

    ※※※※※※※※※※※※※※※※※※※※

    日影:欧耶!坠机好刺激!

    感谢在2020-10-11 23:29:49~2020-10-12 23:56: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写意花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中也赛高!、哒宰的绷带 2个;喵主子、if·首领中也、写意花鸟、小透明、笑拂衣归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深桴 74瓶;当雪落下 29瓶;(ー_ー) 20瓶;落苏、中也赛高!、箐箐、小透明、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 10瓶;个人观点 9瓶;燕然未勒、忘言、绷带精 5瓶;人间即地狱 4瓶;落尹 3瓶;唐灵 2瓶;可爱即是正义、乱步大人、law、今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肉袋鼠、千羽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作为coser的我好难请大家收藏:作为coser的我好难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