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 第793章:这家伙确定自己不是在装逼?
    就这个成绩和水平,哪怕江凡没有把所有目标都打爆,也已经超出的众人的想象,接近完美了。

    由于没能击中全部的目标,江凡心情有些低落。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像武教官那样,百发百中的。

    “李教官,抱歉,我的确是说大话了。我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很顺利的把所有目标都击爆,可惜漏掉了一个。”

    “是我输了,你的这套动作的确有些难度。”

    武教官听着江凡的话,恨不得冲上去把他给掐死。

    这家伙确定自己不是在装逼?

    尼玛什么叫做有些难度?

    你看了一遍,就已经能做到接近完美,你还想怎么样?

    最主要的是你这动作跟原版几乎一模一样,甚至速度还要在快上一些。

    这让创始人的脸往哪搁?

    你把人家的脸都要打烂了,结果自己竟然还委屈起来了。

    特么这要是输了的话,那他这个花了十几年时间才练就这套动作的创始人不如死了算了。

    武教官觉得自己脑袋嗡嗡的,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

    一口老血哽在胸口,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他这是抽什么风,竟然答应教江凡这套规避战术动作的?

    怕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吧?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人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吗?

    变态到让人发指!

    就算是过目不忘的天才,他也需要时间来练习,才能够把看到的学会吧?

    好家伙,江凡是连练习都不用练了,就跟机器人一样,直接看一遍就给复刻了下来。

    武教官整张脸黑的能滴下墨来,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江凡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沮丧的情绪当中。

    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像武教官那样,完美的做出这套动作,把十个目标全部打爆。

    否则他一开始也不会夸下海口,说那种大话了。

    可谁知道竟然没有完成,实在是打脸。

    “臭小子,可以啊,真是给你媳妇长脸。”唐修脸笑开了花,走到江凡面前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说老武,虽然小江没能打中所有目标,但这个成绩已经十分牛逼了,你刚刚说过的话,应该还算数吧?”

    唐修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看着武教官问道。

    武教官心里直骂娘,唐修这只老狐狸,看来是想让江凡把他的所有看家绝学都学过去啊!

    “算数算数,你这只老狐狸真是会算,给我找来这么一个妖孽。”

    武教官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然后扭头死死的盯着江凡问道:“小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可是只看了一遍啊!”

    听到武教官的问话,其他人也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介绍。”江凡摸着自己的下巴,沉吟着说道:“你可以理解为我这个人天赋异禀,跟普通人的脑子不太一样。”

    “我承认你的速度很快,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一遍下来都记不住所有动作。”

    “但我不一样,我不但能全部记住,而且我还把你每个细小的动作都记下了。”

    “同时,我还在脑海里反复演示了无数次。我虽然没有练习过一次,可在我脑海里,这套动作已经深深印刻了下来。”

    听到江凡的话,所有人都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

    天赋异禀。

    这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他们会觉得这人实在是满目自大。

    可从江凡嘴巴里说出来,众人却是十分的认可。

    这家伙的确是担得起这四个字的。

    如果不是天赋异禀,又怎么会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呢?

    众人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了,嘴巴张到肌肉酸痛。

    江凡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甚至有些难以消化。

    “哎……看来不得不承认天才跟普通人的确是有很大差别的。”

    武教官看着江凡重重的叹了口气,心情无比低落的说道。

    再过去的大半辈子里,武教官一直觉得自己是比常人更加优秀的,是被称作天才的哪类人。

    可今天遇到江凡,他总算是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才了。

    他的天赋跟江凡的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武教官,你还会教我其他的规避战术吗?”江凡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怕自己打击的武教官太惨,武教官一气之下不教自己了可怎么办?

    武教官:“……”

    这家伙真是时时刻刻都惦记着自己的独家绝学啊。

    罢罢罢!

    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天赋异禀的好苗子,不好好培养实在是可惜。

    与其让自己这些绝学失传,不如全都教给他好了。

    “放心吧,到时候我会一个不落的全部传授给你的。”

    武教官笑着说道。

    江凡闻言,顿时乐开了花。

    其他对此可是无比的羡慕,一是羡慕江凡能得到武教官的真传,二是羡慕江凡那极高的天赋。

    可羡慕归羡慕,他们也无可奈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江凡这般变态啊!